的人社會我不想成為白銀御行(下):陽光映下的陰影

續上!

好了,我們接上篇持續談。

在上篇里,筆者已經提到了這樣走其實是一種崩人設的做法,不知道作者為什么會用這種筆墨來描述一個角色的心路過程。

而白銀這種做法與行動看似合理,實際上是不合理的。

灰姑娘這種寫法固然是沒有問題的,但實際上,這是以往同類作品大批的相似寫法,給我們的一個錯覺,在這個錯覺下,我們會潛意識的以為,這種自卑轉化而來的自負是合理的,在必定基本下崩塌自然也是合理的。而很多作者為了讓這個基本能保持下去,不得不采取其他一些側面的措施來解決問題,其中最經典的解決措施自然就是血統論,血統論在文學上我們可以提到一個經典作品《丑小鴨》,而白銀御行這種角色,我們一般叫灰姑娘型。

這兩種角色是合理的嗎?

當然不合理,血統論我們很多人一眼就能看出不合理,在我們這個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國度當中,血統論原來就是一種非常扯淡的東西,在宗法制徹底被打破以后,血統論不但不吃香,甚至成為了被嘲諷的存在。這種做法在《神童詩》呈現那個時期后徹底走向了極致,所謂“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就是這個道理,因此這在我國事不吃香的,至少只要呈現相似的橋段和故事,我們馬上就能分出來。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這首詩我們念了很多年了,不管他骨子里是對是錯,我們現在還用不用,但摒棄血統論這一點上,大家是一致的。

那么,回到《輝夜》上來,這種做法又有什么不合理的呢?

現代社會和古代社會不同,現代社會有“社會關系”這個說法,先賢有言,人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而這個“社會關系的總和”,我們姑且稱為“社會人”,在“社會人”的基本上,人組成了全部社會,而人在社會當中生涯發展,所需求保持的“社會關系”非常主要,自然,在這個基本上,須要人的“認可”和“需求”,在這個基本上,就有了“人實質上是一切社會關系總和”這種說法。

但“社會人”并非完善無缺,他是有局限性的。

在“社會人”的內部,我們每個人還是一個“本人”,在《明朝那些事兒》的書里最后提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人叫徐霞客,這個人做了什么事呢?他憑著自己愛好旅游了一輩子,最后只留了一本游記下來,當年明月評價這個人用了兩段。

第一段說明了他的社會關系,造成的社會影響,但他在后面卻否認了這一點。

這不主要

是的,這不主要,那什么主要?

  其實講述這人的故事,只想探討一個問題,他為何要這樣做。  沒有贊助,沒有承認(至少生前沒有),沒有好處,沒有前程,廢棄一切,用一生的時光,只是為了游歷?  畢竟為了什么?  我很懷疑,很不解,于是我想起另一個故事。  新西蘭登山家希拉里,在登上珠穆朗瑪峰后,經常被記者問一個問題:你為什么要爬?  他總不答復,于是記者總問,終于有一次,他答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無法再問的答案:因為它(指珠峰),就在那里!  因為它就在那里。  其實這個世上很多事,本不須要理由,之所以須要理由,是因為很多人愛好找抽,抽久了,就須要理由了。  正如徐霞客臨終前,所說的那句話:“漢代的張騫,唐代的玄奘,元代的耶律楚材,他們都曾游歷天下,然而,他們都是接收了皇帝的命令,受命前往四方。”  “我只是個平民,沒有受命,只是穿著布衣,拿著拐杖,穿著草鞋,憑借自己,游歷天下,故雖逝世,無憾。”  說完了。  我要講的那樣東西,就在這個故事里。

自己想做一件事情,想要成為什么,想要變成什么,和社會是沒有關系的。

回到人設塑造上這一點,這就是我對赤坂在后期對被白銀角色塑造最不滿的一點,在作品前半段當中,固然,白銀御行的自卑貫徹在整部作品當中,但白銀御行樹立起的自負并非是在“社會屬性”方面,而是在“自我”方面。

他不是須要“認可”和“需求”才變強,或者說去盡力,而是自己“真正的想變強”,因此他可以帶著輝夜走遍大街小巷,可以扛著壓力去學生談判話在一群大佬兒女的壓迫下,期間還能找時光調戲一波輝夜。稀奇怪僻的技巧(比如小型船駕駛)也控制了很多,他是真正的“自強之人”而非“社會型人”,一直到《聽不見煙花聲音》篇將個人才能施展到了極致,而在高三學生會選舉篇,會長也說的非常明白。

“我想讓四宮給我告白,只是因為我自尊心作怪而已,我想和四宮平等的來往。”

“但是情感到了這一步,我也可以直接告白,因為無法找借口辯護這種情感了。”

會長的“自負”是樹立在自己本人基本上的,即使他依舊有著不少自卑,這自卑又讓他發生了一些小的自信和自尊心,因此他想讓四宮率先給他告白,這樣就可以平等的來往。

然而會長在這里實際上已經想清楚了,情感這種事情,分先后沒有意義。

“情感已經到了無可辯駁的田地,直接告白也是可以的。”

會長的自負在這一刻展示的淋漓盡致,只是最終斟酌到了四宮的困擾,才選擇了暫緩一步,表現要四宮幫自己做支援演講。

這種本我而發生的自負并不會被削減,或許會因為一些事情而被搗亂心態,但卻能夠保證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重新站好,這也是會長能在一次又一次打擊下直接重新站起來的基本原因,他的學習才能足以保證自己即使在任何一個范疇都能爬上巔峰。

差別只是愿不愿意去付出盡力而已。

而最近幾話的問題恰恰就在這里,在這幾話的塑造當中,白銀的“自負”轉移了,并沒有樹立在“本人”的基本上,而是樹立在了“社會人”的基本上,所謂的“認可”和“需求”,是白銀樹立“自負”的前提。

我不是說這種在“社會認可”上樹立“自負”的做法是有問題的,但這種做法和白銀之前的行動模式以及全部劇情的交織,是相悖的,如無根浮萍,一吹即散,即不符合白銀人設,也不符合真正走下去的發展方向。

換句話來說,即使白銀真正成為了所謂“能站在四宮身邊的男人”,可是如果四宮不再愛好白銀了呢?究竟愛好這種事你情我愿,跟一個人的才能又有什么關系?才能確切是愛好的一個基本,但不是愛好的全體,如果大小姐因為愛好“你的才能”而和你在一起,如果某天呈現一個才能更強的人呢?

在這本書里確切不會呈現,但人物塑造的時候卻不能這么走

“有做某件事的才能”和“能做某件事”完整是兩個概念,白銀御行在前半部作品里一直在尋求讓大小姐愛好“自我”,但在被否認后卻又開端尋求讓四宮愛好“社會的我”,這才是人設崩塌的開端,因為這件事其原來就沒有邏輯。即使他的自卑貫串到底,在兩種導向下做出的完整不同選擇,實際上已經驅散了這部作品最大的賣點——看著兩個實力相當的天才絞盡腦汁的想走進對方的心坎。

這樣一部作品,已經徹底成為了一部貧苦男主逆襲富家千金的灰姑娘型故事,究竟,對于絕大多數作者來說,如果不走血統論,也就只能走這條路了,至少這條路,大多數人看不出來。

我不愛好。

不管別人怎么看,我不愛好。

在《路人女主的養成方式》里,我一直提到了一點,安藝倫也是一個很有目標性的人,而他一開端的目標就是想要做出“世界上最優良的美少女游戲”,于是他找了幾個女生幫忙,并且組建了同人社團“blessing software”,最終制造出了這部優良的作品即《cherry blessing?巡る惠みの物語?》和第二部《冴えない彼女(ヒロイン)の育てかた》。

他在最后的幾個女孩中選擇了加藤惠,雖然自己承認在情感上相當于學姐和英梨梨是弱勢的一方不愿接觸,但在創作者這個方向上,安藝倫也卻一直自負滿滿,表現自己是必定能追上學姐和英梨梨的存在,在“作品”這一范疇上,他的自負是樹立在自己的基本上,無論是霞之丘詩羽認可不認可,他都會制造出自己以為的優良作品。

「那么,萬一那部最新的作品無聊到無藥可救呢?」 「我會默默等待下一部。」 「即使如此,要是下一部、下下一部都很無聊呢?」 「我會一聲不吭地消散。我才不想從霞粉變成麻煩的霞黑。有那種過剩的精神,不如用來面對更有趣的作品和作家。」 「……謝謝你這段可貴又十分可怕的宣言。」

他會接收批駁,但他不會因此而搖動

如果一部作品走到了讓他無話可說的田地,他就會棄之不去,因為他以為在“創作者”這一個范疇當中,雖然他和霞詩子、柏木英理有實力上的差距,但卻沒有實質上的差別

同樣以此為例,在《果妹》當中不破春斗卻是一個更值得玩味的角色,這個角色的定義實際上和白銀是相似的,同樣處在一群天才匯集的人群里,那由多和伊月的稟賦他都難以企及,只能依附自己的盡力以及所謂的“人設”來保持與這幾個人平等對話的機遇。但他的自負同樣是樹立在了個人實力上。

他懂得伊月和那由多的苦楚,也知道自己的問題,在這兩個人面前他一直有些自卑,承認自己趕不上這群稟賦異稟的怪物,但他從來都是坦言承認,甚至直言自己的自卑,在這個基本上又通過其他方法樹立了自我自負,最終走上了完整不同的創作者途徑。

在創作者這個范疇上,他最終成為了能和羽島伊月并肩站立的存在。

正如筆者在之前文章里提到的一樣,這世界上,所謂的天才總是少數的,光芒萬丈的引導者,一個行業也就那么幾個,只有這類看似小有天分,但只能應用自己的盡力和苦楚不斷往上爬,才干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來往人群又幾乎全是天才的人,才是最讓人揪心的。

其實停下來或許就會輕松很多,但不沖到最高的山峰上看一眼風景。

“我實在是不情愿。”

他不須要人的認可,他只是想站在最高峰去看一眼。

這,才是《輝夜》這幾話讓我不滿的基本。

我能懂得作者的做法,但不代表我支撐,白銀御行的自負與自卑我都能懂得,因為我從小也是一個自卑的人,家庭沒有比白銀強到哪里去,我的稟賦還遠不如他。但我不會、也不須要因為他人的認可和需求樹立一個自負,自然也不須要真正成為“能成績某事情的人”,因為并不須要。

我,就是我,無關對象,無關角色,做一件事情的動身點,只能是因為自己,很多事情基本不須要應用,這才是人自負最基本的樹立方法。

在《路人》的最后安藝倫也有一段話,我用他來為這篇文章做一個總結吧。

「我決議了……我要趕上去。」 「趕上一切。」 正如惠剛才所說,那明明只是我的任性。 其實,我早就選好了自己要走的路,我只是盼望惠能從后面稍微推我一把,僅此而已。 「趕上你,趕上英梨梨和詩羽學姐,趕上通往創作者的路。」 「我會賭上身為男友的自豪,挑釁不逝世川大學。 我會賭上創作者的自尊,持續社團運動。」 「我會在今年冬天,用下一部作品發明新的傳說。 過完年之后,我會再跟你走在同一條路。 然后,我遲早會取回真正的『blessing software』……」 「有我,有你,有英梨梨,有詩羽學姐,有美智留,有出海,也有伊織…… 新舊成員全體到齊,最真的,來真的,完善無缺的團隊。」

這像是唐吉坷德的宣言,才是最讓人心酸又憧憬的故事。

PS:

打個小廣告,敬請關注:百家號/今日頭條/知乎專欄/B站專欄/微信大眾號:

言葉漫研

固定更新ACG相干文章和答復

浙江快乐彩1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