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人自我表達是一件奢侈又擰巴的事情

1.

同樣是寫作,有的人寫文章就像是倉頡造字,他們可以將感情用一種從未有過的方法表達出來,原創的文思賦予了漢語語庫源源不斷的性命力。文字在他們筆下輕巧靈動,讓人耳目一新。雖然都是在表達同一種感情,可是他們筆下的文字就那么鮮活而富有性命力。

而有的人,比如我自己,工于遣詞造句,也會寫些華而不實的東西,但細細揣摩,總有別人的影子,有東拼西湊之嫌,似曾相識之感,他人痕跡太重。抖機警卻不夠機警,拼真情吐露又太生澀。『妙筆生花』于我而言真是遙不可及。

寫的東西,沒有性命,也沒有靈魂,永遠都囿于定勢思維,困在自己的思想圈子里,拾人牙慧,輸出二次加工的生硬造作的文字垃圾。

2.

姑且算是看了很多書,但依舊不比那些嘴里只能吐出些網絡金句和時興熱詞的人高超多少。

最顯明的感到就是看自己以前寫的東西,一個字:尬 。尬到翻白眼,尬到臉發燙,尬到胃絞痛。『尬』這個字真是絕妙地形容了這種『無地自容』又『羞愧難當』的折磨,如果把這種『尬』以喜羊羊為單位換算的話,估量夠灰太狼吃好幾輩子了。

所以我很信服那些靠文字為生的人,不管是段子手還是作家,能夠連續不斷地輸出內容,已是不易,而又有才能以奇特的方法正確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和觀點,實在是太讓人愛慕了。

3.

我又想起了一句話:『被誤解是表達者的宿命』。

這來自于一個疑問:我依附紙上文字或者有聲語言傳遞出來的信息,別人真的能全體接受到嗎?每個人因為三觀不同,會把接受到的表達者的信息翻譯成有自己作風的信息,那么你解讀的內容還是我表達的內容嗎?

表達者的心里所想轉化成紙上所寫或者是口中所說,再轉化成接受者的目之所見或耳之所聞,再轉化成接受者最終形成的信息,這幾個進程就像信號一樣會衰減,會失真,會變形。

4.

所以說,自我表達是一件『奢靡』的事情。『自我表達』這個行動有『表達者』和『接受者』兩端,信息在這兩端的傳遞進程是無法保證100%的傳遞效力的,至于這個喪失率有多少就因各種因素而異了。語言和文字這種溝通媒介使人類在交換和懂得中存在著一道天然的溝壑,難以逾越。我們都可以表達自己,但卻無法保證能被正確懂得。

所以說,一個人如果擁有一個可以懂他的人,這真是世界上最榮幸的事了。

5.

為什么說自我表達也是一件『擰巴』的事情呢?

『擰巴』是一種心理狀況,可以懂得為糾結,但『擰巴』更加形象。

我每次寫東西都感到自己特殊擰巴,真不騙各位,我有特殊特殊特殊特殊特殊特殊嚴重的語言潔癖,包含一個字的準確讀音,一個字的準確寫法,標點怎么用,成語怎么用。雖然寫東西的時候一直提示自己千萬別寫病句,但寫完還是會發明一堆諸如『中途易轍、偷換主語、搭配不當』等并不高超的過錯。

我感到自己基本駕馭不了任何一種語言,就連五百個常用漢字也沒措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熟練應用。

6.

秉持著『破罐破摔』的態度,如果不能做到完善干脆就稀里糊涂寫成啥樣算啥樣,懶得改也沒精神去字斟句酌。然而,更糟的是,一旦心里有了表達欲,就會發明語言文字的應用已經是小事情了,因為我發明自己基本沒措施好好進行『自我表達』。

關于如何表達自己,我始終處在一種心坎很清楚但表層很混沌的狀況。自己所想很難邏輯明白地轉換成文字或語言。凌亂成為了表達常態。

這種『擰巴』會時常讓人覺得表達欲被『阻塞』,難以『流利』宣泄。所以每次看到各種專欄作者『行云流水』,我心坎只有一個想法:我怎么就寫不出來?

yep, I’m jealous of their capacity to communicate in writing.

7.

我有很茂盛的表達欲但卻囿于才能而一直在強忍,每次想說點啥總是會被憋回去那種感到可真不好受。我很迷惑,應當怎么做,才干闡明白話,講清楚事。擰巴,就是擰巴,每次『自我表達』都是無窮擰巴。

深夜,又閱歷了一次『奢靡』而『擰巴』的體驗。打完這些字,我已經像一條濕毛巾,被擰成了繩子一樣硬朗,再擰不出一滴水了。

End.

浙江快乐彩12开奖